中文版 | English   
 
 
首页 >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鄂尔多斯“LP之都”畅想:深创投等机构已入驻
发布时间: 2011-10-18 来源: 投资与合作   
    鄂尔多斯,一片千百年来生产落后、贫瘠至极的土地,似乎在新世纪之初,焕发出了新的光彩。随着国家西部大开发第二阶段的大步推进,以及众多优惠扶持政策的出台,人们才开始逐渐注意到这片土地的改变。

  鄂尔多斯坐拥众多的优势,在资源贵如油的时代其天资正在被挖掘。“羊煤土气好风光”为其成功攫获了滚滚财富,似乎在一夜间,鄂尔多斯成了富人的集聚地。庞大的现金流为高利贷行业带来繁荣的同时,也成为政府的心患,投资者眼中的猎物。在这块还未开发的净土上,政府正大张旗鼓地引入资本投资概念,风投们正准备大干一场,“LP之都”似乎是眼下最符合这一城市的称呼。

  LP之都的梦想

  作为内蒙古地区著名的黄金铁三角之一,鄂尔多斯近年来在全国名声远播。2010年,鄂尔多斯年生产总值达2643亿元,总人口却不到200万,这相当于其人均GDP已经超过2万美元,超越香港成为全国第一。有报告称鄂尔多斯的亿万富豪高达7000多个。然而在国人对此还未置信时,鄂尔多斯却已经滑进了另一个钱生钱的快车道—高利贷。“我从来不炒股,放贷年息超过20%,稳赚不赔,比干什么都强。”一位当地放贷中介机构负责人毫不避讳地表示。

  在鄂尔多斯,几乎一半以上的城镇居民都有放贷的经历。注册资金量小、门槛低的小额贷款公司、典当行、投资担保公司遍布街头巷尾。初步统计,其民间放贷资金至少在2000亿元以上。尽管与温州89%以上的人口比例有悬殊,但今日的鄂尔多斯与多年前的温州确实相似。温州放贷历史长达30年,是当地众多企业的一个重要的融资渠道。其主要特征是民营经济占市场主导,方式是长期借贷,借方有固定的点或固定的人,放贷就和到银行存款一样,随时存、随时取。

  相比而言,民间借贷历史相对短的鄂尔多斯模式主要依靠熟人关系,或资金提供者直接贷给民营企业,或是贷款中介机构以自有资金直接贷给需求者,而这些资金如何使用不得而知。由于鄂尔多斯正处于建设发展中,其资金最后多流向房地产和煤炭行业,房地产行业在当地已经是高危的泡沫产业,一旦崩盘,大量的资金借款将血本无归。还未建立稳当的信任机制将加剧高利贷借贷风险和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今年以来,温州倒会案件频发,先后有10多位放贷老板潜逃,这在信用保障良好的温州如此,鄂尔多斯将会怎样,这给该市领导敲响了警钟。自2009年石小红非法吸收公众存款7亿余元案后,鄂尔多斯市今年又爆出第二大额涉高利贷案—祁有庆案。频发的非法吸收公众资金案件使政府认识到:如何疏导和管理日益庞大的民间资本,推进其阳光化生存,为其寻找一个合法的通道已经不再只是一个地区的社会稳定问题了。

  建设LP之都,将资金集中进行投资似乎或许是不错的选择。近年来,国家鼓励政府以引导基金的形式带动社会资本共同投资当地企业,既提高了财政资金的杠杆化程度,又能促进企业转型升级、解决企业融资难问题,鄂尔多斯政府也认同此做法。其资金优势自不必说,当地众多的能源、矿产、风能、光伏企业是投资家们的优质选择。

  打造LP之都

  建设LP之都,首先要解放当地人的观念,让其认识到这种新型投资方式能带来实实在在的收益。据了解,今年内,私募股权投资讲座在鄂尔多斯当地频频亮相,但想要让大家接受这一新潮的投资方式似乎不是一夜之间可以完成的。

  今年7月在康巴什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PE讲座就是一个小的缩影。偌大的会场没能坐满,吸引了不到一半的人,而去听讲座的大多是当地企业家或放贷者。一位来自包头的小煤矿老板认为,虽然PE投资想法很好,但让自己做LP,似乎还太早。也有担保中介机构人士表示:“GP、LP太难懂,投资风险也高,不如自己放贷来的放心。”一位矿老板也表示:“希望找几个熟人,大家共同成立一支基金,风险共担,一起投资搞房产、发展旅游。”这在当地是较为常见的方式,但其想法似乎偏离PE投资的方向。

  已经入驻该地区的投资机构如深创投、德丰杰等投资公司无形中担任了培育LP市场的责任。在内蒙古投资大中矿业的浙商创投创始合伙人华晔宇表示:“通过矿产资源出口创外汇积累起来财富的人将会考虑未来几年内如何让钱生钱,因为资源开采总有耗竭的一天。但他们对股权投资观念的接受需要一段时间。PE投资,早期可以作为资产配置的一种,作为当前以矿、地产和民间借贷等资产配置方式的一种补充。”英联创投一位项目经理则直接表示:“鄂尔多斯有LP之都的资格,其特点是多资金,少项目,更少专业的GP管理团队,所以目前适合做LP之都。”

  另外,建设LP之都需要相关的政策优惠。鄂尔多斯副市长李国俭曾就吸引PE落户,提出了核心竞争力的“三要素”,包括提供政府的保姆式服务、国内最优惠税收政策及最优化的“有形”平台。但浙商创投华晔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各地区为了吸引外资,都有相关的优惠政策出台,内蒙古地区的政策洼地效应并不明显。吸引PE落户需要相关的税收、奖励等政策,政府的措施需给力才行。”

  建设LP之都需要相关的产业升级。长期以来,鄂尔多斯第一和第二产业发达,第三产业比重低于30%,比例及其不合理。在鄂尔多斯,不缺富豪和豪车,但服务业、消费业却处于原始阶段。大量的放贷资本被用于投资房地产和煤矿等高收益行业,而个体经济、小商户等发展又相当缓慢,导致服务业整体水平不高。“开着路虎去放羊”是对其城市形象的最佳比喻。内蒙古自治区金融办一位负责人表示:“投资领域的过分集中排斥了其他产业的发展,如果长期下去,产业链条过分单一,将不利于地区的可持续发展。”此外,鄂尔多斯的金融环境也需要建设,长期以来,由于民间放贷发达,国有的四大银行发放贷款额有限,导致其金融发展几乎处于原地水平,金融环境与当地GDP的增长不同步,需尽快提高。

  尽管如此,LP之都应该是有可能实现的是大多数投资者的看法。深创投京津及华北地区总经理刘纲就曾表示:“目前的人民币基金,LP是一个薄弱的环节。鄂尔多斯可以发挥政府引导基金的作用,把民间资本引入到专业团队管理的FOF中去,把钱投给国内优秀的GP。”据清科集团统计,去年国内的创投基金,募集的人民币总规模是300多亿元,如果鄂尔多斯的LP们一年能出资30亿元,那就占总规模的十分之一,将对创投基金的GP们有极大的发言权。

  LP之都只是开始

  而鄂尔多斯政府的LP之都计划似乎只是故事的开始。中国国内第一批富裕起来的是靠房地产起家的,第二批富起来的是靠卖资源起家的,如今天的鄂尔多斯,第三批富起来的将是靠金融的市场化运作富裕起来的,包括民间金融的正规化,鄂尔多斯希望将来可以依靠此保持长期富裕,鄂尔多斯的PE之都梦想正在筹划之中。也有专家尝试解构鄂尔多斯的金融政策,认为其第一步是希望建成LP之都,吸引众多PE上门注册,降低民资集中于借贷市场的风险;第二步是吸引人才落地,再加之其优惠政策和项目资源,逐渐成为西部的投资圣地;第三步是建设符合自身发展水平的金融环境及体系,成为“民间金融中心,打造中国基层金融的鄂尔多斯模式。”

  为了实施预定计划,当地政府也积极搭台让企业投资者唱好PE这出戏。除了众多的PE讲座外,政府还与6月18日成立了鄂尔多斯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据了解,这一半官方机构,将使前来投资的PE们方便联系到心目中的“LP”,同时,也可成为政府引导基金吸引社会资本的平台,还可以自己做GP。这一可以发挥多功能的平台,在近期内已经成功融资30亿元,并且数字在快速膨胀中。不仅如此,此机构下设民间资本研究会,可研究怎样抓住鄂尔多斯资本的机会,怎样防范鄂尔多斯的金融风险,以及怎样发展鄂尔多斯金融服务产业,打造中国基层金融的鄂尔多斯模式等问题,为深层次解决其金融市场发展做研究分析。

  尽管谋划完美,有众多的PE落户并带动资本的良性投资,形成较佳的投资管理规则才是最实际的。“目前,大型的投资机构都陆续进入,他们都选择与政府背景机构合作,并在政府引导基金下进行投资,区外机构的直接投资与当地政府引导型投资企业并头发展。”一位当地投资机构的负责人表示了当前的投资现状。在未来,鄂尔多斯的PE投资将怎样发展,会否朝向政府预想的方向,我们将拭目以待。


返回 】 【 打印 】 【 关闭
版权所有:天津创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津ICP备10001005号  技术支持:
新博网络